<th id="tlrvr"><sub id="tlrvr"></sub></th>

<sub id="tlrvr"><nobr id="tlrvr"></nobr></sub>
    <output id="tlrvr"></output>

    <menuitem id="tlrvr"><font id="tlrvr"><p id="tlrvr"></p></font></menuitem>

      <span id="tlrvr"></span>
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>詳情頁面 

        遠離賭博惡習 守望幸福生活
        2023年第1期 —— 立法經緯 作者:文/張兆利

            “辛苦掙錢一整年,過年輸光就幾天”。近年來,一些地方春節期間聚賭現象時有發生,且呈現出方式多種多樣、向網絡等更隱蔽空間轉移等新特點,亟需嚴厲打擊和整治。

        嗜賭不改,妻離子散

          【案例】 10年前,劉某與女青年夏某結為連理,并先后育有一女一子。由于婚前缺乏了解,婚后夏某才發現丈夫沾有賭博惡習。對此,她多次勸說其夫戒賭,但屢屢遭到對方的打罵。時間久了,劉某將家中的積蓄和財產敗了個精光。無奈之下,夏某先后兩次將丈夫告上法庭,請求判令解除婚姻關系。法院審理認為,兩人已喪失共同生活的基礎,感情確已破裂,原告訴請符合法律規定,遂判決支持了其訴訟請求。

          【點評】 一個美滿的家庭,因為賭博,幸福戛然而止。事實上,賭博不僅損害個人身心健康,而且會帶來諸多家庭和社會問題。本案中被告劉某素有賭博惡習且屢教不改,致使其家庭一貧如洗,是造成夫妻感情破裂的根本原因。我國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九條規定:“夫妻一方要求離婚的,可以由有關組織進行調解或者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。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,應當進行調解;如果感情確已破裂,調解無效的,應當準予離婚。有下列情形之一,調解無效的,應當準予離婚:……(三)有賭博、吸毒等惡習屢教不改;(四)因感情不和分居滿二年;(五)其他導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……”法官在綜合分析案情后,認為本案顯然符合上述情形導致離婚,故作出上述判決。鮮活的案例警示人們,賭博就像吸食鴉片一樣,最終輸掉的不僅是金錢、前途,還有親情、友情、愛情!

        開設賭場,害人害己

          【案例】 陳某在村頭經營著一家餐館。去年春節期間,本村在外打工的人員陸續回家,并經常聚在一起打牌聊天,但苦于沒有一個固定的場所??吹竭@一情況,陳某內心打起了“小算盤”:如果將這些鄰居們請到自己的飯店里,不僅可以設賭局掙“提成”,還可以提供飯菜服務增加利潤。計劃實施后,陳某的飯館就成了村民們聚眾賭博的固定場所,賭徒越聚越多,賭局也越來越大。誰料“好景”不長,經群眾舉報,陳某經營的賭博窩點被公安機關查處。法院經審理,以開設賭場罪判處陳某有期徒刑1年,并處罰金1萬元。

          【點評】 賭博犯罪社會影響惡劣,危害性大。刑法第三百零三條規定,以營利為目的,聚眾賭博或者以賭博為業的,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處罰金。開設賭場的,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處罰金;情節嚴重的,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處罰金。由此可以看出,這一法律條文包含了聚眾賭博罪和開設賭場罪兩個罪名。所謂聚眾賭博,是指組織、招引多人進行賭博,自己從中抽頭漁利,俗稱“賭頭”,但其本人不一定直接參加賭博。所謂以賭博為業,是指嗜賭成性,一貫賭博,以賭博所得為其生活來源,俗稱“賭棍”。所謂開設賭場,是指開設和經營賭場,提供賭博場所及用具,供他人在此進行賭博,本人從中營利的行為。本案中,被告人陳某就是以營利為目的,利用自家飯館開設賭場營業,并為參賭者提供賭具,完全具備開設賭場罪的特征。聚眾賭博與開設賭場都是犯罪行為,對本人、家庭和社會都有極大的危害性。因此,人們一定要增強法治觀念,做到遠離賭博禍害,珍惜美好人生。

        參與網賭,沒有贏家

          【案例】 去年春節假期,職工吳某想出一條發財“捷徑”,在其手機上用本人和親友的身份信息登錄微信客戶端,建立名稱為“散財童子”“步步為營”等4個微信群,其本人擔任群主,負責拉人進群參與賭博,并指定他人擔任管理員、“發包員”等協助維護群內秩序,還制定了包括每個紅包額度、賠付率等內容的賭博規則,之后,組織他人在微信群里用搶紅包的方式進行賭博。案發后,這4個微信群的賭資數額累計達7萬多元,吳某本人通過抽頭獲利5600元。法院最終以開設賭場罪判處吳某拘役4個月,并處罰金2萬元。

          【點評】 近年來,網絡賭博案件主要涉及微信紅包賭博和網絡游戲平臺賭博兩大類。其顯著特點包括:一是參與者多。以微信紅包群賭博為例,莊家多以微商、代購、同學、校友等為幌子拉人建群。參與者往往難以意識到此類行為潛在的賭博性質,容易玩賭成癮。二是隱蔽性強。賭場存在于虛擬的網絡世界,一部手機、一臺電腦就可以組織人員參賭,不受時空限制,辦案人員很難迅速查明犯罪事實,難以有效查實犯罪嫌疑人的真實身份。三是職業化趨勢明顯。多名合伙人分工明確,有專人擔任群主、管理員、“代包手”等角色,并制定嚴格的賭博游戲規則。四是易衍生其他犯罪行為。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檢察院、公安部《關于辦理網絡賭博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》規定,利用互聯網、移動通訊終端等傳輸賭博視頻、數據,組織賭博活動,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屬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條條第二款規定的“開設賭場”行為:建立賭博網站并接受投注的;建立賭博網站并提供給他人組織賭博的;為賭博網站擔任代理并接受投注的;參與賭博網站利潤分成的。本案中,吳某建立了多個專門微信群,這就等于開設了賭博場所;制定了搶紅包賭博規則,這就等于制定了賭博方式;通過維持微信賭博群秩序抽頭獲利,說明其建群不是純娛樂行為,而是以營利為目的。因此,吳某的行為完全符合開設賭場罪主客觀構成要件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期刊閱覽 | 網上投稿 | 聯系我們
        版權所有:楚天主人雜志社     鄂ICP備13016411號     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1686號
        男生戳美女两腿中间那个视频_打飞专用熟妇高潮图片_王妃打开双腿调教含玉势_真实国产老熟女无套中出

        <th id="tlrvr"><sub id="tlrvr"></sub></th>

        <sub id="tlrvr"><nobr id="tlrvr"></nobr></sub>
          <output id="tlrvr"></output>
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tlrvr"><font id="tlrvr"><p id="tlrvr"></p></fon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span id="tlrvr"></span>